第一四一章:画野守边(二)

  ps:(晚些时候还有一章,已补昨日亏欠)

  新野郡地方狭小,设镇之后,本该由朝廷提供粮饷来养兵。可如今永安天子蒙尘,中枢落入尔朱氏之手,连俸禄和爵禄都没了指望,更别说什么养兵的粮饷了。他今后能够依靠的,就只有郡中的那点儿租赋和自家的太守官廨田,在供养直属的百余部从之后,连现有的五百郡兵都无法维持。

  前时接到周惠的书信,独孤如愿忽然意识到,周惠在赴任广州之前,也不过是一郡太守而已,辖下的阳城郡,甚至比新野郡还有所不如。可他却能够建起河南府户军,率部入京护驾,逼迫尔朱世隆的五千部落精骑退往河北;到任两月多,不仅逼退了梁朝司、北司二州刺史陈庆之,还冒着被尔朱氏报复的巨大风险,将太子和皇后置于保护之下,并且派兵前来荆州救援李大行台。

  和周惠相比,自己面临的处境并不算困难。如果真能行荆州事,以荆州的钱粮来养兵,别说保护汉水防线,就连收复南荆州都不是没有可能。

  独孤如愿是真的服了周惠。他心中十分庆幸,帝党中有周惠这样的能臣干将,独力支撑起司州以南的大局。所以,他才愿意率部前来汇合,听从周惠的指挥。而周惠也表现出了方面主将的气概,一方面当仁不让,设台祭奠晚年南征阵亡的将士;一方面又大度的将临阵指挥权让出,主动向来投的本地将领分润功劳。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独孤如愿虽然读书不多,这句话却是听说过的。周惠能够着手和处理好这两方面的事务。显然是颇有志气和胸怀,前途不会止于现在的一州刺史。

  既然是这样,他也没必要客气。不管是战事之中,还是战事之后,直接听从周惠的安排就成。

  独孤如愿离座而起,走到周惠的面前拜揖道:“请周兄放心,如愿一定不负所托!”

  ……,……

  李言鼎思索了好一阵。最后决定依然前往雍州,先看看州中刺史的为人。他于次日渡过汉水,进入襄阳城中,不多时便打听到了刺史的一些情况。

  现任的雍州刺史,乃梁帝萧衍第五子庐陵王萧续,除雍州刺史的职衔外,还担任使持节、都督雍梁秦沙四州诸军事、平北将军、宁蛮府尉等职。他今年二十六岁。还在八年之前,便接替堂兄萧渊藻主政过此州,后来由同母兄长、晋安王萧纲代替,至去年萧纲入朝后再次入主,是以州中对他并不陌生。

  这位刺史平生有三大爱好。一是射猎,据说膂力绝人。驰射应发命中,曾被其父推许为“此我之任城也”,与曹操之子任城王曹彰并论。二是排场,专门蓄养豪壮之士为亲卫,麾下仪仗也极其丰富。每次出门,都是浩浩荡荡的。第三是财货。到任初始,便在州中大肆聚敛,据说自家私仓已经堆得满满当当。史书上记载说他病故之后,遣府中录事参军谢宣融前往建康城,送金银器千余件给其父梁帝萧衍,萧衍才知道他这般豪富,认为财富多了,德行肯定就少,还因此责问了谢宣融。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梁朝的宗室大多如此。因萧衍的宽待和放纵,很多都是聚敛无度,家资丰厚。萧衍也并不因此处罚他们,亲儿子关系到国本和脸面,或许还担心财多德寡,其余兄弟和侄儿,则只要他们不谋反就行。如上述的临川王萧宏,葬送萧衍好不容易攒起来的五十多万大军不说,平日更是“奢僭过度,殖货无厌”,把财货储存在内堂之后,装满了一百多间库房,守卫得非常严密。起初萧衍怀疑是谋反用的兵器和铠甲,心中很不高兴,某次前往其府中赴宴时,趁着醉意闯了进去,发现都是财货之类,有三十多间里堆满铜钱,每千万为一库,屈指计有三亿余,其余的布绢丝绵漆蜜蜡等杂货,“但见满库,不知多少”。萧宏自己都知道受贿太多,搜刮太凶,罪孽极其深重,于是“颜色怖惧”;可萧衍不仅没有怪罪,反而因为他无心谋反,心中极为高兴,夸奖他“老六,汝生计大可”,然后“剧饮至夜,举烛而还”,而且“兄弟方更敦睦”。

  与宗室及士族的奢富对应,国中的民众则非常的贫穷。这是非常自然的事。和魏朝极盛时期比较,梁朝的编户只有其五分之一,却要养活差不多规模的各级官僚,维持一支能够和魏朝相抗衡的军队,并且支撑宗室及士族的豪奢,其税负之重该要达到什么程度?所谓的盛世繁华,不过是表象而已,建立在国富民穷的脆弱基础之上,建立在广大民众几乎被压垮的脊梁之上。

  李言鼎见识有限,谋略方面或有所长,却看不透这些本质上的东西。然而听说了萧续的那般德行,了解了城中庶民对他的观感,仅凭这个时代的普遍观点来衡量,他也无法对萧衍作出太高的评价,当下就打消了投靠梁朝之心。

  刚想出城返回北面,迎面忽然过来一支三百余人的小军。这支小军的统领,乃是现任豫、南豫二州刺史夏侯夔的次子夏侯播,因从少粗险薄行,被其父留在州中,领父亲留下的数百部曲助防本州。

  夏侯夔和长兄夏侯亶,都是当今难得的名将。夏侯亶攻破魏朝扬州,收复寿阳城(即楚国故都、三国名城寿春,因晋时避宣穆皇后张春华讳改“春”为“阳”);夏侯夔乃前任司、北司二州刺史,引军屠灭楚城蛮人,将魏朝势力赶出义阳北道,又和谌僧智一同逼降的魏朝东豫州刺史元庆和,名震淮西地方。去年其兄夏侯亶病故之后,他就顺理成章的继任豫、南豫二州刺史,原先的司、北司二州交给新晋永兴县侯的名将陈庆之。

  夏侯播虽然不太成器,但是对伯父和父亲都非常尊崇。去年伯父病故,他老老实实的身服齐衰守孝,不久前才脱掉孝服。今天早上,他见天气不错,便领着部曲出城狩猎,以舒解一年来的憋闷。

  由于运气不佳,夏侯播今天并未打到多少猎物,心中的情绪不仅没有舒缓,反而更加严重了些。如今见到李言鼎一行身穿蛮人服色,他想起父亲屠灭楚城蛮人的光辉战绩,立刻一声唿哨,下令部曲将这二十余“蛮人”团团包围。

  (https://.biqugex./book_10211/5574659.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伏天氏美食供应商道君真武世界至尊剑皇太古神王寒门崛起纯阳武神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