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一章:画野守边(一)

  刚才的这场祭礼,周惠乃是当仁不让的主祭人,而独孤如愿也放下身段,站在府户军都督夏侯敬的上首,向着昔年阵亡的台军将士叩拜如仪,充分显示了自己的立场和态度。如此一来,周惠心中就完全释然了。他趋步走到独孤如愿面前,深深的奉揖道:“独孤兄,适才真是委屈了。你能引兵前来汇合,惠心中实在感激。”

  “为大魏效劳,乃如愿的分内之事,何劳周兄相谢?”独孤如愿从容回礼,脸上笑得非常温和,望之如芝兰玉树一般“赵脩延软禁行台,擅据本州,如愿早有拨乱反正之心,奈何手中兵力不足,只能望城兴叹。如今有周兄领麾下精锐前来,此贼必然会得到应有的惩罚。如愿能襄助其事,乃是求之不得,请周兄尽管吩咐就是。”

  “如此甚好!我初来此州,正需借重独孤兄的大才”周惠哈哈笑着,与独孤如愿携手进入主帐。

  两人分宾主坐好,周惠立刻问道:“独孤兄,你新野镇毗邻南朝,兵力不多,带了这数百人过来,城中防御可都安排好了?”

  “新野城方面兵力虽少,周兄却不用担忧”独孤如愿拱手回答“雍州虽为南朝重镇,直属兵马却不多,主要依靠州中的各大豪族。前时曹敬宗领兵进攻荆州,反为裴车骑(裴粲之弟、夏侯敬之表伯父裴衍)所败;曹义宗频频来犯,去年趁乱堰水灌城,结果被台军擒杀。自那以后直到现在,诸豪族依然为之心寒,再也没有越过汉水……更何况,南朝现任的雍州刺史、庐陵王萧续(萧统、萧纲同母弟),乃是以宗室进用,阅历和才能都只是一般。他才刚上任数月,州中事务尚且难以理清,又有何能耐威胁咱们?”

  “如此我就放心了。”周惠连连点头。

  说来也是魏朝荆州的幸运,在这多灾多难的几年里,梁朝雍州的实力也处于衰落之中。正如独孤如愿所言,雍州的军力主要来自州中新野曹氏、河东柳氏、河东裴氏、京兆韦氏、谯郡夏侯氏等大族,正是凭着他们的力量,萧衍才得以登上帝位,奠定梁朝基业。然而到了今天,曹氏一族的名将曹景宗,韦氏一族的名将韦睿,裴氏一族的名将裴邃都已经凋落,诸子诸弟能力平平,已经成不了太大的气候。河东柳氏的家主柳津,曾为晋安王萧纲主政雍州时的长史,如今萧纲有太子之望,柳津也被召入建康城,家中部曲悉付其子柳仲礼,处于新老交接的磨合期间,暂时难有什么作为。谯郡夏侯氏的夏侯亶、夏侯夔兄弟,能力倒是不俗,但他们一向都在淮西活动,也威胁不到荆州。

  此外,鉴于雍州地理位置太过重要,又是萧衍起家的地方,这一州的刺史之位,向来都由宗室子弟担任,近年来分别是晋安王萧纲、西昌侯萧渊藻、庐陵王萧续。萧纲、萧续是太子萧统的同母弟,萧渊藻是萧衍最敬重的长兄萧懿之子,都是亲得不能再亲的宗室。这样可靠倒是可靠了,能力方面却颇有不足,无法承担起支撑中线的大任。

  萧衍的习惯就是如此。他对于宗室的信任和放纵,几乎达到了病态的程度。二十多年前,他好不容易攒起五十多万大军北伐“器械精新,军容甚盛,北人以为百数十年所未之有”可他却绕过当时的曹景宗、韦睿、昌义之等雍州名将,以弟弟临川王萧宏为主帅,结果萧宏惧战脱逃,致使大军临阵崩溃,完败于魏朝中山王元英。可萧衍却轻轻放过了萧宏,并且丝毫没有汲取教训,依然放纵这些宗室子弟,直至后来被侯景所拘,诸子侄皆领军观望,甚至助纣为虐,最后活活饿死在台城……

  州中主将才智平平,一干豪族也不给力,魏朝的荆州才得以无忧。否则的话,凭李琰之的才能和力量,连两千南阳郡兵都挡不住,如何能够撑得一年多?周惠又如何敢以四千兵力,前来这无比关键的边境地带平乱?

  难得的是,独孤如愿到任不到三月,已经对敌情了解到了这样的程度,可见是下过一番苦功,而且自身也很有些能耐。

  真不愧是与韦孝宽并列的“荆州双壁”之一啊……周惠心中感叹着,更加下定了拉拢和重用独孤如愿的决心。于是他含笑望向对方,神情恳切的提议道:“独孤兄的见识果然不凡!对敌情如此明晰于心,想必对州中就更加熟悉了。所以,我想把军队交给独孤兄,由独孤兄负责这次战事,必能马到功成,一战而定荆州。”

  “这如何使得?”独孤如愿立即出言婉拒“周兄乃军中主将,如愿岂能越俎代庖,抢夺周兄的大功?”

  “独孤兄不必推辞。刚才不是说过么?为大魏效劳,乃分内之事。既为分内之事,又何必计较那么多呢?”周惠的神情变得更为恳切“有道是客不压主,我是跨州而来的客将,独孤兄尚且能不计名位,引军前来汇合,我又何妨以全军相托,借独孤兄的才能和见识,收知己知彼之效?况且,我引军来援,便已成就大功;独孤兄却要获得相当的功绩,才能获得李大行台的重用和主政荆州的名望……如今天下纷扰,正是大丈夫建功立业、报国安邦的时候,以独孤兄的能耐和忠诚,却只能屈居新野一郡,实在是太不值得,我窃为独孤兄惋惜。”

  这一番言辞,正好说中了独孤如愿的内心深处。想当初,他也是极有抱负之人,卫可孤进犯怀朔、武川那会,相约刺杀此獠、共谋大事的几个主事人里面,就数他的年纪最轻。投靠葛荣之后,他也有过一段锦衣裘服、年少轻狂日子,在军中号称为“独孤郎”。只是到了这两年,因见到国家纷扰、四方多难,尔朱氏又一味逞凶,心中感慨不已,性子才稳定了些,开始有了自己的坚持,并且渐渐和尔朱氏疏离,最终彻底划清界限,投向诛杀尔朱荣的永安天子。

  可是,这一条道路,却走得如此艰难。尽管他决心已定,天子却依然以“尔朱旧将”视他,并且因好友贺拔胜复投尔朱之事,将他打发到最南端的边远危郡来。(未完待续

  (https://.biqugex./book_10211/5574658.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伏天氏美食供应商道君真武世界至尊剑皇太古神王寒门崛起纯阳武神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