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一章:南下三荆(六)

  “好!既然尔朱氏不中用,咱们就投靠梁朝!”寇朏之咬了咬牙,“李参军,烦你前往梁朝雍州襄阳城一趟,向其雍州刺史申明我的意思……此行或许有些凶险,我拨给你二十名健卒,用作护卫之用。”

  李言鼎慨然领命:“属下一定不负七郎主所托!”

  ……,……

  次日清早,李言鼎带着二十名军士离开了沘阳,沿沘水一路行进。这是最方便的道路。出沘阳州城向东约六十里,进入魏朝荆州境内,沘水在此折向西南,与淯水在梁朝雍州境内汇合,随后直达襄阳州城。

  然而,一进入荆州,李言鼎便听到一个消息,说是东南八十里外的南阳宛城,已被广州刺史周惠拿下。此人撤换了郡中太守,留一部人马驻扎,如今正往荆州州治穰城而去!

  李言鼎顿时大愕。他没有想到,这周惠居然如此大胆!自家的广州面临巨大的威胁,却悍然南下管荆州的闲事,难道不想要老巢了吗?

  在这个时候,他面前有两个选择。第一是返回东荆州,劝刺史寇朏之与赵脩延联合,先收复南阳郡断掉河南府户军的退路,然后瓮中捉鳖,将周惠极其麾下消灭在淯水沿岸;其二是由着周惠,依然照着原计划投靠梁朝。

  考虑到东荆州地狭人少,虽名为州,其实仅有淮安一郡三县之地,兵力不足一千,根本攻不下坚固的宛城,李言鼎决定采取第二个选择。不过,他向来谨慎胆小,听说周惠已率府户军主力经南下,唯恐半路遇见军中斥候,所以特地改了道路,径直折向正南,准备绕道桐柏山地带前往雍州。

  这桐柏山地带,乃淮水的源头,是蛮人的主要聚居地带之一。昔年孝文帝攻克汉北五郡、置为荆州之时,曾将桐柏山的部分蛮人收复,在东荆州淮安郡西南的余脉丘陵地带置西淮安、襄城、北南阳等三郡,立为南襄州,实际不过汉时湖阳一县之地罢了,也即是光武帝之姊湖阳长公主的汤沐邑。

  从南襄州继续往南,是襄阳郡公、河南府户军大都督桓叔兴招抚蛮民置下的南荆州,治所在广昌郡广昌县(今湖北枣阳),而南荆州西面九十余里,便是梁朝的雍州州治襄阳城。

  也就是说,十多年前魏朝还未衰落的时候,兵锋距襄阳城不过九十里之遥。当时的梁朝雍州刺史萧渊藻坐立不安,屡次出兵攻打桓叔兴,却始终讨不了好。直到正光年间桓叔兴主动归附,麾下蛮军与河南府户军主力两败俱伤,南荆州才失去爪牙,再也无力威胁梁朝雍州。等到去年河阴之乱,南荆州刺史李志、西淮安郡太守晋鸿纷纷投向梁朝,魏朝便进一步丧失了这片领地。

  李言鼎为寇氏荫户,实际上却是河南府户出身。因传言其伯父随桓叔兴一同南叛,其父为了避免受到牵连,才逃籍托庇于寇氏门下。如今他转道南荆州,乔装成鲁阳蛮民进入广昌城,忽然想起这段经历,于是在城中打听起桓叔兴的下落来,

  当年桓叔兴南叛之前,兵威极其强盛。虽然其父桓诞的八万旧众大多内附河南一带,编为河南府户军,成为魏朝的直系武力,不再完全听命于他;但他招慰南荆州蛮民,“归附者一万七百户,置郡十六、县五十”,拥蛮夏兵力两万余,“梁人每有寇抄,叔兴必摧破之”,依然是桐柏山一带最有实力的人。

  李言鼎原以为,桓叔兴有这般实力和名声,必定大受梁朝方面重用,自家的伯父自当水涨船高。可是打听了一阵,结果却让他极为沮丧:桓叔兴归附不久,便被梁朝召入建康城闲置,三年前郁郁而亡,归葬于桐柏山中。

  难怪自正光二年以来,桓叔兴音讯全无!期间梁朝也放弃了南荆州,直到去年河阴之乱后才纳入辖下!

  李言鼎动摇了。连桓叔兴这样的人也入京闲置,郁郁而亡,那他的府主寇朏之,辖下不过一郡数百士卒,能够落到什么好去?听说梁朝尤重士庶之分,他一个荫户子弟,跟随着寇朏之南投,又能有什么前途?

  他的心中满是彷徨和担忧。

  ……,……

  淯水东岸的谷塘原上,新野镇将、带新野太守独孤如愿领五百郡兵来与周惠汇合,很快被引至周惠营中。营中临水之地,正面南设置着一张祭台,祭台上摆放着太牢三牲,台前置一铜鼎,鼎内青烟袅袅而上。周惠头戴貂蝉冠,身着紫罗袍服,腰系金缕大带,神情严肃的宣读着祭文。听祭文中的词句,似乎是在祭奠太和年间南征阵亡的将士。

  独孤如愿忽然想了起来,这淯水谷塘原,正是当年高祖孝文皇帝最后一次南征时大军驻扎之处,而且还是孝文皇帝驾崩的地方!其后元子攸之父、彭城王元勰领受孝文皇帝遗命,率大军徐徐北返,同时奉迎太子元恪、召集文武百官,于鲁阳扶元恪继位,也就是之后的世宗宣武皇帝。

  他立刻滚鞍下马,解下佩剑交给侍从,然后整理好衣甲和头盔,肃容站到祭台南面。

  不多时,祭文宣读完毕,周惠将祭文投入鼎中,然后跪倒在地上,便有两名身着全套礼服的侍从走上前来,手捧托盘跪倒在周惠身侧。周惠从左边托盘中取过三只酒樽,一一酹于鼎前,放入右侧托盘上面,又领着众人再三叩首。至此,祭礼便宣告结束。

  整个祭礼的时间不长,气氛却是非常的庄重,让独孤如愿不得不亦步亦趋。实际上,这也正是周惠的有意安排,是听到斥候说有打着“独孤”旗号的小股部队前来后,临时安排的一场祭礼,以此试探独孤如愿的态度。

  实际上,独孤如愿主动前来汇合,就意味着他愿意为永安天子守土,愿意听从周惠指挥。这比周惠预先期望的情况更好,可周惠却有些不放心,毕竟独孤如愿和他一样,都是第三品平南将军的职衔。虽然他比对方多了个使持节的名义,兵力也比对方更多,但无论是从辖地上还是品阶上,都没有节制对方的资格。RS

  (https://.biqugex./book_10211/5574657.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伏天氏美食供应商道君真武世界至尊剑皇太古神王寒门崛起纯阳武神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