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一章:南下三荆(五)

  尽管受到这般薄待,连妻儿都还留在并州担任人质,独孤如愿却依然坚持为永安天子守节,始终未曾向尔朱氏靠拢。因此,在尔朱氏把持朝政、诸多六镇同袍纷纷加官进爵的时候,他在这坑爹的新野镇将、带新野太守位置上整整待了两年。直到尔朱氏败亡,好友贺拔胜出镇荆州,他才被表为大都督,成为贺拔胜麾下的第一重将,并随他攻破梁朝下溠戍,重新得到朝廷的升迁。

  正如他的赐名一样,独孤如愿乃是忠信之人,可以大事相托。因此周惠在信中向他透露了太子的事情,请他出兵呼应自己,等到救出李琰之以后,周惠将荐他出任李琰之的大行台左丞,领防城大都督,以平南将军行荆州事。

  当然,仅靠独孤如愿一人是不够的,还必须从李琰之的身边拉拢一部分人。例如担任信使的杜冠龙,就对广州平南府及河南府户军颇有好感,大可为周惠所用。虽然他目前仅为李琰之卫将军府法曹行参军,在李琰之的督府及大行台署众幕僚中居于下位,但是等李琰之脱险之后,他的地位肯定会上升一大截,成为李琰之麾下排得上号的实权人物。

  还有穰城中的荆州州府佐官,他们大多是州中大族子弟或才德之人,被赵脩延仰仗武力骑到头上,公心和私心上都不会甘休。如今见周惠率部来援,他们肯定会有所行动吧?只要他们响应了,周惠就有充足的理由予以重用。到那时,在毫无军力、威望大跌的李琰之和率部来援、光复荆州的周惠之间,他们又会倾向于谁?

  局势发展到现在,以名望和官衔统领州郡的过往道路已经行不通了,取而代之的是以实力守土称雄的乱世之道。无论是出身梁朝宗室、领丹阳王爵的萧赞,贵为永安天子嫡亲舅父、兼任当朝太傅的李延寔,还是“少知名,号曰神童”、被名臣李冲推许为族中之望的名士李琰之,在州中大族或尔朱大军面前,都没有统领数千府户军的周惠来得硬气。

  ……,……

  东荆州沘阳城中,冠军将军、东荆州刺史寇朏之听闻元崇礼败于府户军都督王建,狼狈退回悬瓠城,好一会都没有言语。他的四堂兄寇炽,则显得分外的沮丧。然而,才过了片刻工夫,他便再次亢奋起来,恶狠狠的向堂弟说道:“毁家之仇,不共戴天,无论如何都必须报复!豫州的元崇礼不成了,还有荆州的赵脩延!长明你现在就派人前往穰城,许诺向朝廷推举他行荆州事,请求他还和咱们一同进攻广州!”

  寇朏之摇了摇头:“赵脩延以下犯上,不得人心,自身尚且难以保全,哪有能力和胆量挑衅河南府户军?”

  “他囚禁了李琰之,难道还想和周惠相安无事么?”寇炽冷哼一声,“咱们就告诉他,李琰之和周惠都是元子攸的遗臣,那周惠又野心勃勃,肆无忌惮,难保不会趁机把爪子伸到荆州,让他自己看着办!”

  “周惠不可能介入荆州,”寇朏之叹了口气,“四兄,家中遭到这般劫难,我何尝不是切齿痛恨?可周惠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我听你描述的行凶经过,此人可谓是谋定而后动,既谨慎又狡猾。目前他选择了元子攸那一方,又和元崇礼撕破脸面,想必要面临尔朱氏和元崇礼的夹击,肯定要以自保为主,哪会随便向外出兵呢?”

  寇炽想了想,觉得堂弟所言不虚,闷闷的喝了一大口酒,将手中酒樽重重的惯在案上,神情变得更加阴郁。下首相陪的李言鼎见状,只得好言安慰道:“四郎主勿须太过烦愁。那周惠不识时务,一味逞强,已经恶了尔朱氏,难道还能长久么?老郎主携元徽首级向尔朱氏投诚,想必能获得青睐,到时说动尔朱氏南攻广州,必能让那周惠万劫不复!”

  “李参军此言甚是,”寇朏之欣慰的点了点头。对于堂兄带来的这名幕僚,他真是满意极了,见面的第三天,便辟为他东荆州冠军府谘议参军,引为得力亲信之一。起初得到家族蒙难的噩耗,他和堂兄寇炽一样几乎失去理智,多亏了他的劝谏和开解,才总算恢复了过来。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便有一名老仆闯入堂中,语带呜咽的拜倒在寇炽和寇朏之面前:“四郎主!七郎主!老郎主他……他在京师被那尔朱度律害死了!”

  “阿叔被害了?!”寇炽难以置信的站了起来,“他不是……不是向尔朱氏投诚么?怎么会被害的!”

  “回四郎主,老奴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日老郎主被尔朱度律请入军营,之后便数日未归,直到被芦席裹着送了回来……然后坊间传言说,七郎主杀城阳王元徽,夺了他的庄产。元徽死后化为冤魂,向尔朱度律托梦,把被夺的庄产转赠给他,于是尔朱度律就强行向七郎主索取,还以严刑逼供。七郎主受刑不过,结果就……”

  “这该死的尔朱度律!”寇炽怒不可遏,将案上的酒樽重重砸到地上,吓得老仆身子一缩,连连叩头。

  “你先起来吧,”寇朏之沉着脸,转向李言鼎问道,“李参军,你有什么意见?”

  “冤魂之说,纯属无稽之谈。但老郎主肯定是因元徽的庄产而死,”李言鼎叹息了一声,“要说这尔朱氏,也太不像样了!根本不知道接纳士人,收拢民心,专以聚敛财帛为要。这样下去的话,绝对成不了大事……”

  “尔朱氏且不说,只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寇朏之打断了李言鼎,“咱们跟河南府户军结下了仇,又不为尔朱氏接纳,如果要报毁家之仇,现在该怎么办?”

  李言鼎沉吟了一会儿,回答寇朏之道:“为今之计,只有投靠梁朝,借梁朝之力来复仇了。”

  “投靠梁朝么?”寇朏之一怔。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这件事,甚至和归附梁朝的南荆州蛮民打过几仗。他的父亲寇治寇祖礼,数年前同样镇守东荆州,最终死于征伐附梁蛮民的战事之中……现在李言鼎却要他向梁朝投诚?

  “事到如今,将军还有什么犹豫的?”李言鼎进一步劝道,“如今将军的宗族被河南府户军绝灭,在魏朝已经失去根基,难道还有什么顾虑和牵挂不成?”RS

  (https://.biqugex./book_10211/5574656.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伏天氏美食供应商道君真武世界至尊剑皇太古神王寒门崛起纯阳武神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重生之魔教教主